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分类:各朝历史|2019-04-05 21:40:32| 书法 西塘 艺术 美术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联可载道,联以育人。今年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今日头条·浙江联合浙江省档案局(馆)、浙江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联合推出《浙风流韵》栏目,用一个个档案故事展示浙江古村落楹联,为当下唤醒乡村振兴内在动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发挥出积极的作用。

第八联:蹑老牧高踪桐树村还第一;数晋公旧典槐阴庭尚余三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古镇西塘

在著名的江南古镇西塘,有一条用麻条石铺就的老街—— — “塔湾里”。在这条街中,有一幢建造于明末清初的老宅子—— — 精巧而又幽静的宅院“醉园”,这是西塘望族王氏住宅建筑“醉经堂”的遗存之一。在这个经历了数百年历史风云的小宅院里,曾经生活着王氏第二十二代传人王慕仁先生“三代同堂”的一大家子人。

近年来,在这个“生活着的千年古镇”上闻名遐迩的“醉园”以及这里传承的王氏家族文化,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作为江南水乡家族文化典范,它被县文明委授予嘉善“十佳书香知礼之家”;作为“地嘉人善”的嘉善的一户普通人家,它又被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全国五好文明家庭创建活动协调小组评为第八届全国五好文明家庭。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楹联释义:此楹联为嘉善西塘王氏家族历史起源的写照。上联是说王氏来到桐树村(即西塘)后,踏着曾为高官的祖上的足迹而为人行事,在当地还算得上是一等的人家;下联数说山西祖上恩典的时候,当记得在老宅庭前尚矗立着三棵大槐树(指有着显赫的“三公”)。“还第一”和“尚余三”即为王氏从山西往南迁的族人为西塘王氏的第一代;山西王氏除南迁族人外,尚在原地留有三支血脉。

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佐证了王氏家族文化的历史源头

在两宋时期,西塘是个人口相对稠密的自然村落,到元代时才逐渐由村落发展成为集市。因为其处在“吴根越角”的地理位置,随着历史上几次较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西塘成为吴越交界地区的重要水路码头。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从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看,西塘古镇区域,是由西向东延伸发展的,所以在明末清初,“塔湾里”在镇之东梢。镇上的望族、大户人家的住宅都集中在与“塔湾里”一河之隔的“王家角” (小地名)。地方政府的某些机构,如县丞署、常平仓等也设于此。而本文中的西塘王氏,也是随历史上人口的迁徙潮从山西到杭州湾沿海一带落地生根的。经查考资料发现:王氏始祖最初也定居在西塘的“王家角”,数百年间家族枝繁叶茂,到了清康乾时期再次分檗,有部分苗裔搬迁至塔湾里,其新居依水而筑,建筑规模宏大。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而王慕仁祖父那一支,就栖居于“塔湾里”那片始建于明末清初的建筑群里。这个几埭进深的宅第,其建筑布局精致,堪与苏州古典园林相媲美。据王氏第二十四代裔孙王小峥介绍: “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属于塔湾王氏的偏厅,是原有建筑的一部分。”而今,王氏“醉园”,已辟为旅游景点,在这里人们可以领略到中国古代家族文化的神韵。同时,它也折射了传统文化的缤纷异彩。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醉圆

在“醉园”的二埭厅堂,可看到墙上张挂的一些名人字画,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东侧墙上有一副用银杏木镌刻的楹联,上联曰:蹑老牧高踪桐树村还第一;下联为:数晋公旧典槐阴庭尚余三”(以下简称: “蹑老牧、数晋公”联)。这副制作于清乾隆年间的木刻楹联,道出了西塘王氏家族文化的历史源头。

据张秀竹女士(版画家王亨的夫人)介绍: “这副对联是王氏第十五代传人王志熙所撰并手书。作为王氏苗裔,我们几代人将此作为传家之宝,珍藏至今已 280多年了。我公公王慕仁老先生在世时,经常给我们唠叨王家的历史,讲述这副传家对联的出典。”

王氏家族的西塘第一代传主,是从晋地(山西)迁徙而来的,因为山西老家的庭前有大槐树三株(指有着显赫的“三公”),所以联语中的“槐阴庭”应该是老家的代称。据《宋史·王旦传》载: “祐(王祐)手植三槐于庭曰: ‘吾之后世必有为三公者,此其所以志也。’”后王祐次子旦做宰相,后世人遂以“三槐”为王姓的代称。另外,在西塘历史上,集市东有“桐村书屋”遗址,故至今尚留“小桐圩” “大桐圩”等小地名。因此,联语中的“桐树村”应该是“塔湾里”和“小桐圩”一带旧时的代称。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醉圆一角

整副楹联的大意是:王氏来到桐树村(即西塘)后,踏着曾为高官的祖上的足迹而为人行事,在当地还算得上是一等的人家;数说山西祖上恩典的时候,当记得在老宅庭前尚矗立着三棵大槐树(指有着显赫的“三公”)。至于联语所称“还第一”和“尚余三”,是这么个意思:王氏从山西往南迁的族人为西塘王氏的第一代;山西王氏除南迁族人外,尚在原地留有三支血脉。

由此可见,西塘王氏第十五代传人王志熙,不仅是一位有成就的书家,更是一位撰制楹联的高手。从他所撰的联语中,我们不仅找到了西塘王氏家族这一书香世家的历史渊源,也为嘉善人口流动与迁徙留下难能可贵的实物证据。

南社诗人蔡韶声,记述了“延香书屋”百年传承历史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延香书屋”旧照

在镇上“塔湾里”的醉园,除了清乾隆时期王志熙留下的笔记、楹联外,还有一件“传家宝”,那就是由南社诗人蔡韶声先生撰文,原嘉善三中校医、书法家徐华孙先生手书的《延香书屋记》(楷书作品)。这篇文笔流畅、脍炙人口的美文,记述了“延香书屋”的数百年历史。它与“蹑老牧、数晋公”联相映成趣,互为印证,为我们勾勒出西塘王氏家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的大概轮廓:

王、唐、赵、陆为吾里著姓,而王氏尤荷重望。盖自元迄今七百年来,箕裘克绍,绵延不绝。其间,虽无甚显达,而抱道笃行之士与夫擅书画以名世者,颇有其人。若畸香庐主修竹暨听香阁主兰坪两前辈,俱以名德冠里党,兼擅临池有声于时,香延一派后启有人。厥推我友慕仁纯笃守素于岐黄,济世之余雅好染翰,孜孜不倦。羡畸香、听香之名,因拓延香书屋于塔湾里,故居为族属光。四围缀以花药,暇则舒书笺点翰以自乐,星飞电击之势,名噪遐迩。求书者踵相接,然慕仁未尝以艺自高而设辞见谢也,以是知修竹、兰坪两前辈之规范,遗风未尝稍替,则吾里王氏之淋漓翰迹,传香继世者于慕仁有之。其庆幸为何如因作是记,以应慕仁之请云。时壬戌短至节。——蔡韶声年八十六撰 徐华孙年八十三书

在这篇“记”中,蔡老先生提到了“畸香庐主”修竹和“听香阁主”兰坪两位王氏前辈。“畸香庐主”王志熙为王氏十五代传人,字维清,号修竹,贡生,清乾隆年间著名书画家,自号晚翠老人,又号二十七种菜主人;工诗,书法赵吴兴,画得元人三昧,时作淡远山水、竹石小景,颇自珍惜,有论画诗百首。 “醉经堂”系他所建。 “听香阁主”王兰坪,系王氏十九世传人,在地方文献中有其生平事迹记载。从中可知,他是一个能诗擅画的读书人,一个热心于地方公益的乡绅。他为镇上修桥铺路,兴修水利做出过诸多贡献。如果我们将这些零星资料缀连起来,可以勾勒出这个人物的形象轮廓。

《延香书屋记》,是南社诗人蔡韶声应王慕仁之嘱而撰写的。作为忘年交,蔡老先生是熟知王氏家族历史和慕仁先生本人情况的,所以在这篇文章中,写其人其事就栩栩如生。王慕仁,晚字慕辰,自幼苦练书法,后师从清光绪举人、书法家范耀雯先生,擅长行楷和行书。早年在杭城求学时,其书法已崭露头角,晚年其作品还多次参加嘉兴地区和省举办的书画展览。生前在醉园“延香书屋”从事书法艺术创作,1986年,成为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慕仁先生遵循家训,在悬壶济世的同时,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比如,辅导青年参加书法比赛,努力弘扬传统文化,充分发挥自己的书法才艺。诚如蔡老先生在文章所提及的,其时“求书者踵相接,然慕仁未尝以艺自高而设辞见谢”,乐于助人之“遗风未尝稍替”也。

《浙风流韵》:一副清乾隆时期的楹联,带你了解最纯净的西塘古镇

1982年,西塘镇政府出资重修祥符荡石坝,德高望重的慕仁先生应请,为之书写“重修祥符荡石坝碑记”。这块三尺宣纸大小的石碑,至今仍竖立于镇域东的祥符荡畔,碑文凡 390余字。字体清秀遒劲,章法平正自然。落款“一九八三年六月里人王慕仁书”。下方有朱文“晚字慕辰”和白文“七十后作”印刻。“石坝碑记”不仅体现王老先生的书法神韵,更是向后人展示这位文化老人热爱家乡,热心公益事业的感人情怀。

百年传承的良好家风,哺育了一个书香知礼的家庭

正如“蹑老牧、数晋公”联和《延香书屋记》所载,西塘“塔湾里”的王氏家族,百年传承着良好家风,在历史上曾走出了几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在撰写这篇文章时,笔者查阅了许多地方性史料。比如, 《秀溪王氏宗谱》和柯万源的《斜塘竹枝词》、陆炳琦的《平川棹歌》中,均有关于王氏家族数代人嘉德善行的记载。

“名家晚翠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