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分类:各朝历史|2019-04-05 01:06:42| 中国古代史 扬州八怪 清朝 美术

郑燮(1693 ~ 1765) 清代画家。字克柔, 号板桥,江苏兴化人。这首《题竹石》是作者题在一幅画上的,体现了作者不卑不亢的气节。清代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都很激烈,统治者对人们的思想控制极严,这在清代的画坛上也有表现。有些画家只知摹仿、沿袭前人的画法,但也有人敢于创新,从而使其作品具有独特的风貌。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清初有被称为"清六家"的六个著名山水画家,即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吴历、恽寿平,他们是以模仿古人为主的一派。他们把前人的技法成就当成自己创作的主要规范。他们这种脱离现实、崇尚摹古的作风,在客观上恰好适合统治者粉饰太平,稳定封建统治的目的,所以受到了封建统治者的赏识和支持,被奉为正统。王时敏擅长山水,作品笔法虚灵松秀,墨气醇厚华滋, 清六家中以他为首。但他只知道临摹,少有创造,终生未出元代黄公望等人的范围。王鉴主画山水,擅于烘染,风格华润, 对于青绿设色的方法有独得之妙。但缺乏独创,只要功力,而无气势。王翚少时绘山水,王鉴极为赏识,将他收为弟子,后又师从王时敏。

山水画自唐宋以来由于笔法刚柔不同,明朝人将之分为南京和北京两派。王翚创作了混合多样的技法,使两派合二为一,从而在山水风格上别开生面,当时有人称之为画圣。他的作品气韵生动,有明快感,林木健爽,岩石灵活, 渲染得宜,技法很高,但缺乏真正的写实主义精神,传世作品仍以仿古占多数。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王原祁是王时敏之孙。他的山水画继其祖父王时敏家学,效法黄公望,名重于康熙年间。王原祁重视民族绘画的优良传统,在仿古上认真下过功夫,能吸收各家所长来提高自己的艺术才能,创立自己的风格面貌。但他过于重视模仿,格局平庸,没有清新气象。吴历学诗于钱谦益,学画于王时敏、王鉴。吴历以山水画闻名于清代画坛。在王时敏、王鉴家中广泛临摹宋元名家作品,为掌握笔墨技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对前人传统加以融合、变化,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 既有北方山水刚劲雄伟的气魄,又有南方水乡淡雅浑朴的情调。恽寿平擅画山水花卉。山水秀润清雅,因叹服王翚山水,耻为天下第二手,遂改画花卉,师法徐崇嗣, 擅没骨花卉,明润清丽,秀雅动人,有"恽派"之称。

与"清六家"同时而作画别具风格的是道济、朱耷等人。他们不肯遵循正统派的摹古途径,强调个性,主张以描绘自然对象来抒发自己的感情思想。传统的技法在他们那里只是被当作借鉴,其作品不拘成法,颇有独创精神。他们的政治身份多半是明朝遗民,对清朝怀抱不满,这是他们在绘画上不同于正统派的思想基础。道济,本姓朱,名若极,是明朝藩王的后裔。清兵入关时他尚在幼年,长大之后,出家做和尚以此作掩护,法名道济,又作原济,号苦瓜和尚。他主张师法自然,以尖锐锋利的言辞力攻师古主义。他的绘画成绩特别显著,山水、人物、花果、兰竹, 无不精妙,构图新颖善变,笔势纵横,气韵生动, 不仅具有写实主义的基本笔法,而且富有浪漫主义色彩。他的画风对后世影响很大。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朱耷,也是明朝藩王的后裔,入清后当了和尚, 又当道士,以出世态度表示对清朝的反抗。别名字号很多,有雪个、个山、个山驴、人屋、八大山人等。他的主要精力被用于作画,擅长水墨淋漓的花鸟画和山水画,笔墨放纵,不泥成法。他把绘画作为书写性情、发泄家国冤仇的工具。署名"八大山人",写成"苦之笑之"的样子,含有深意。在他所作的画面上, 物象造型与现实有所不同,被赋予独特的性格,与作者的主观意识结合在一起。他有一幅《墨荷水鸟图》, 孤花瘦石,孤鸟栖息,意境画法可见一斑。

扬州八怪是中国清代中期活动于扬州地区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的总称。雍正乾隆年间,金农、罗聘、李方膺、高翔、汪士慎、黄慎、李鲜、郑燮聚集在扬州,继承了道济、朱耷等人的传统,进一步突破成规,创造了反映各自风格的作品。当时保守者把他们看作骚扰画坛的"怪物",因而有"扬州八怪"之称。他们基本上不画山水,不画工笔花卉, 主要画梅、兰、竹、菊和写意花鸟、写意人物,即使画山水也兼有人物,与"四王"的空山无人相异。作画主要用水墨,着色者少。

清代画坛百家争鸣,清初六大家,扬州八怪,到底怪在哪里?

"扬州八怪"继承了前人的传统,但通过深入现实吸取素材,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不与古人雷同。他们相互间关系密切, 互相学习,但不抄袭,不模仿,各有特点。他们多是布衣,以卖画自给,有的虽做过小官,也终因得罪大官儿被罢免,不得不借笔墨生涯聊以糊口,这种身世使他们愤世嫉俗,甚至玩世不恭。这种思想感情在他们的作品上时有表现。他们的绘画作品多半配有题词,并且无题不妙,形成一大特色。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