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分类:各朝历史|2019-03-17 02:35:53| 明朝 严嵩 明世宗 张居正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说起《大明王朝1566》这部电视剧,绝大多数人对其评价都是相当高的,在烂片横行的时代,称其为巨作也不为过。在这部电视剧中,想必诸位对“改稻为桑”这一国策的印象最为深刻,今天就在这里谈谈“改稻为桑”这个国策。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极度亏空的国库:

嘉靖年间,大明王朝国库空虚,民间流传着“嘉靖嘉靖,家家皆净”的顺口溜,进国库的银子没多少,可是需要花银子的地方处处皆是,寅吃卯粮的现象也是愈发严重,按照现在的话来讲,财政赤字忒严重了,急需开源节流。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严嵩力荐“改稻为桑”

这个时候江南织造局跟西洋商人签订一笔大订单——五十万匹丝绸,这五十万匹丝绸能给朝廷带来丰厚的利润,但是生产丝绸所需大量蚕丝,而国内生丝产量无法满足这笔订单对原材料的需求,此时严党就立马跳出来了,借着张居正提出扩充海防、抗击倭寇所引出的话题,严嵩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循循善诱,一步一步地把嘉靖皇帝装进了套子里,“,将改稻为桑”这一国策陈述的百利而无一害,不仅让嘉靖看到有一千多万两银子可赚,而且将廷议上的焦点——小阁老和高拱、徐阶、张居正的矛盾成功转移,严嵩的老谋深算也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改稻为桑的”推行

“改稻为桑”从表面上来看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事,不仅可以开源节流、为朝廷创收,而且还可以让农民实现从农业向手工业的转移,对农民来说也是增加收益的有效途径。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负责“改稻为桑”的推行的官员背着“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内大见成效”的包袱,不顾浙江商贾和农户的实际情况,要求当地作坊一年内织出五十万匹丝绸。为了快速推行改稻为桑,严党不顾稻田以下秧苗的实际情况,不但派人骑着战马践踏秧苗,竟然还毁堤淹田,借天灾酿人祸,严党也趁机低价收购甚至巧取豪夺农民田地,进行土地兼并。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改稻为桑”虽为国策,实则败笔,作为“国策”竟然没有一套完整的实施性方案,究竟该如何稳步推行、如何长远安置失地百姓等问题竟然从未提起过,有的只是急功近利和暴力执行,完全沦为高层利益集团谋利的手段。

中国的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是不愿意闹事的,只要有土地产粮食,哪怕有苛捐杂税,他们也是做着顺民,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毁田沿地”是要老百姓的命根子,断他们的活路。

祸端生起、党派之争

事实发展与严党所预料的背道而驰,改稻为桑生起祸端,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农民无地,浙江民变。当此之际,向来站在严党对立面的徐阶、高拱、张居正首先想的不是救黎民于水火,而是隔岸观火,借浙江这一乱弹劾严党,因为这是打击严党再好不过的时机了。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浙江巡抚胡宗宪想办法筹措粮食赈济。他首先向户部请求调粮赈灾,可徐阶、高拱却一番搪塞,暗示其无粮可调。而张居正在裕王府私下议事时也说:“户部,是不能给他调粮的。能调,这个时候我们也不会给他调了。”理由是:“干脆让浙江乱起来,就当做我大明朝身上烂了一块肉,这块肉一烂,严党这个脓疮,就到了该挤的时候了。”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烂了一块肉,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几十万人的生死,而几十万百姓的生死在高层眼中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为了党争,黎民的死活都可以不顾。在这一点上,徐阶一伙人和严党没什么不同。严党、徐党,政见不同,却在某些方面达成了惊人的一致。有趣的是,当严嵩倒台、徐阶升任内阁首辅后,他的儿子徐璠继任工部侍郎,负责给嘉靖修宫观的用度开支,而他的前任恰恰就是严世蕃。

可怜胡宗宪一番奔波,最后悲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大明王朝1566》中的“改稻为桑”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