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分类:各朝历史|2018-12-30 05:15:05| 明朝 严嵩 包拯 魏征

中国历史上曾经涌现过许多令人敬佩的千古名臣,如唐代直言尽进谏的魏征,宋代刚正不阿的包拯,明代心系百姓的于谦……等。其实在明代嘉靖年间,曾有一人,他的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放过了大奸臣严嵩,最后却被其设计害死。“他”便是刚正耿直,心胸宽广的夏言,明代杰出的政治家。下面我们一起来聊聊他的故事。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夏言的画像)

一、直言进谏如魏征

一次,夏言与严嵩跟随世宗一起到承天去拜访显陵,回来之后,严嵩两次奏请世宗,准许大臣上表称贺。但是夏言觉得在承天让众臣上表称贺,会给当地百姓带来不便,故而奏请世宗等到回京后再议此事。世宗见此,只能暂时作罢,但心里很是有些不痛快。严嵩老奸巨猾,善谋圣意,他知道世宗虽然说暂时作罢,实非内心所愿,故而他坚持再三请求,要求准许大臣们上表称贺。世宗见严嵩再三请求,龙颜大悦,说道:“礼乐之事,当然可以出自天子。”因而最后还是命令大臣上表祝贺。

一次,世宗想给太子建造宫殿,便问夏言太子应该住在何处?夏言一听便明世宗心意,但是他觉得建造宫殿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力和物力,而且当时慈庆、慈宁两宫夫人去世后,房子一直空着,无人居住,便奏请世宗请把其中一个宫殿改由太子居住。世宗听后默不作声,心里十分不高兴。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魏征的石像)

明世宗后期避居西苑,修仙炼丹,从不上朝,朝中大臣均不敢言,而夏言却反对世宗沉迷道教。一日,世宗将沉香水叶冠赐予夏言、严嵩等大臣,夏言却从不佩戴此冠,但严嵩为了迎合世宗,每次出朝都会戴上此冠,还特地用轻纱笼住此冠,以示郑重。世宗见状,越来越喜欢严嵩而嫌弃夏言。

二、刚正不阿如包拯

嘉靖初年,夏言和御史樊继祖等外出清理庄田,把被权贵侵吞的民产如数夺回并归还百姓。建昌侯张延龄仗着自己皇亲国戚的身份,到处侵占田产,横行不法。朝中大臣惧怕其位高权重,不敢上奏世宗。虽然当时夏言还只是个位卑言轻的小御史,但是他却不畏权贵,上书世宗弹劾张延龄。世宗念及建昌侯张延龄乃是孝宗皇帝的小舅子,不愿归罪于他,将其置之不理。夏言却并未退缩,一连上了七道奏章,终于将其定罪。

他还奏请世宗请把后宫负郭庄田改为亲蚕厂、公桑园,禁止一切亲戚、乡人的请托及河南、山东一些坏人把民田献给王府的行为。他还不怕触怒世宗,上书弹劾世宗宠爱的宦官赵灵。世宗下令赐庄奉夫人的弟弟刑福海和肃奉夫人的弟弟顾福世袭千户锦衣,夏言认为此番赏赐有些不妥,据理力争。夏言生性耿直,从不拉帮结派,所上的奏章也是直言不讳,被世人传诵。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包拯的剧照)

三、心系天下如于谦

明武宗时期,皇亲勋贵霸占百姓田产,致使部分百姓留恋失所,社会矛盾进一步恶化。明世宗继位后,夏言心系天下百姓,上疏直陈武宗朝弊政,受世宗赏识。后建议世宗裁汰亲军及京师卫队冗员三千二百人,出按皇族庄田,将其全部夺还民产。他不仅自己廉洁奉公,还严革贪赃枉法,勘查皇庄和勋戚庄园,还地于民,鼓励耕织,重新整顿赋役,赈济灾荒,减轻租银,体恤民情,极大地缓解了当时激烈的社会经济矛盾。

我个人认为夏言确实是个心系天下百姓,不畏皇亲勋贵,为民请命的好官,也是支撑嘉靖前期中兴的一位肱骨之臣。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于谦之陵墓)

四、一念之仁放严嵩

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严嵩的贪婪和放纵让世宗感到不满,世宗重新下诏书召夏言回朝,并恢复了他少师等全部官职,与严嵩的职位相当。夏言来朝后,看不惯老奸巨猾的严嵩,凡所有批示,概不征求严嵩的意见,严嵩却决口不提。凡是严嵩私自所提拔使用的人,夏言大加罢斥、放逐,严嵩也不敢吭声,但对他恨入骨髓。当时全国的士大夫正恨严嵩贪婪、嫉妒,认为夏言能压服严嵩,制其死命,莫不深感痛快,纷纷上书弹劾严嵩父子。其中有官员弹劾王日韦贪赃枉法,证据确凿,而王日韦又牵连出严世蕃父子。严嵩父子得知情况后,非常害怕,最后他们决定亲自登门求饶,他们扑在夏言的脚下,当场痛哭失声,悲痛欲绝。夏言貌似古板,像是个不好说话之人,实际上是个胸怀宽广,心存仁义的好人。看着痛哭流涕的严嵩父子,夏言心也就软了下来,过了许久,说道,“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他扶起严嵩,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去。严嵩父子见此,大喜过望,再次拜倒,千恩万谢而去。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十月,湖广道试御史陈其学揭发陆炳勾结侯崔元增加盐税,收受奸商徐二贿赂等渎职行,虽然夏言私下与陆炳交好,但是他得知情况后,十分生气,即起草圣旨要将陆炳逮捕治罪。陆炳势窘,便以三千两黄金行贿夏言以求解脱,但夏言正直,不允,陆炳便长跪哭泣谢罪,夏言心生怜悯,同意不再追究。陆炳从此对夏言恨之入骨,暗中便和严嵩勾结欲图害死夏言,但是夏言却丝毫没有察觉。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严嵩的画像)

夏言因为一念之仁放走了严嵩父子和陆炳,却不料,他们恩将酬报,被其设计冤杀。

五、中奸计而被冤杀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鞑靼入侵河套(今宁夏和内蒙古境内贺兰山以东,狼山和大青山以南),陕西总督曾铣发兵夺回河套,并上呈奏疏,建议从府谷黄甫到定边修筑一段边墙,再水陆并进,逼鞑靼退兵,此举得到夏言的支持,而严嵩揣测到世宗的真心,却一直默不做声。夏言向朝廷举荐曾铣,并与之商讨计划。明世宗决心夺回河套,并褒扬曾铣。此时严嵩暗中买通皇帝近待,称其“轻启边衅”,并指使边将仇鸾诬称曾铣掩败不报,克扣军饷,贿赂首辅夏言。严嵩更在世宗面前说两人夺回河套别有用意,世宗果然相信,批评夏言为难君上,威逼众人。世宗被严嵩的蒙蔽,虽然夏言极力辩解,但是却毫无效果,世宗日渐冷落夏言。

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正月,世宗剥夺了夏言的全部官衔,并让其以尚书的名义致仕,但仍然没有杀他的意思。严嵩有意放出流言蜚语传入宫中,说夏言临走时埋怨、诬蔑世宗。严嵩还代仇鸾起草上书,攻击夏言收了曾铣的贿赂,插手关市,谋取暴利,事情还牵连到夏言的老丈人苏纲。于是他们把曾铣、苏纲关进了京城的大牢里。严嵩和陆炳等人暗里勾结,就以边将勾结内臣的罪名将曾铣斩首,将苏纲发配充军,并派官兵逮捕夏言,要将其斩首。

他直言进谏如魏征,刚正不阿如包拯,因一念之仁,却被严嵩所杀

(图为明世宗的剧照)

刑部尚书喻茂坚、左都御史屠侨等正直的大臣不惜开罪严嵩,援引大臣、上书请予减免死刑,可惜,世宗不愿多听,严厉批评了喻茂坚等人,并扣发了他们的薪俸。同年十月,将夏言斩首街头,时年六十七岁。

明朝嘉靖年间,夏言不惜触怒世宗,屡次直言进谏;不畏权贵,屡次弹劾高官勋贵;心系百姓,归还田产于百姓,缓解了社会矛盾,也为嘉靖王朝的中兴奠定了基础,令后世称道。但是他却因一念之仁,错放了大奸臣严嵩,最后终被其设计冤杀,不免令人痛惜。他是大明历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为当时社会的和平与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值得每一个中华民族的儿女们为之骄傲。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