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辨别自己身上的味道,老师打自己的孩子视频,美女扭伤自己的脚- 海芋之歌第三章 贵人 5

辨别自己身上的味道,老师打自己的孩子视频,美女扭伤自己的脚- 海芋之歌第三章 贵人 5

-|分类:各朝历史|2018-01-26 23:00:03| 辨别自己身上的味道 老师打自己的孩子视频 美女扭伤自己的脚

白雅惠变了。

Casarama总公司里的每个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本来拘谨平凡的总经理秘书最近的改变,套装换成洋装,露出标緻的身材和一双吸引目光的美腿,马尾鬆开,剪了一个有型的中长直髮髮形,飘逸而性感,苍白无光泽的脸开始有了色彩,粉红色的腮红,眼睛刷上夺目的眼影和睫毛膏,习惯咬住的下唇,点上胭脂后成为鲜豔欲滴的娇唇。

这样的改变,当然她的好友们功劳不小,美里强迫她更新衣柜里的衣服,芊芊带她去美容专柜学习最新的裸妆画法,艾莉丝则提供她巴黎最时髦的髮型样式。

然而她脸上的光泽,浑身散发出来的吸引力,则是龙格的功劳,下班后频繁的约会,他对她源源不断的讚美,让她重新享受到被追求的感觉,嚐到觉得自己是美丽的自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自信。

她和李一德办了离婚,在这个本应是人生中最悲惨的时刻,她却觉得无比美好,原来这就是真正的她,真正的白雅惠,是不在乎旁人怎么想的,甚至连父母的责备和不谅解,她都不在乎。

她觉得坚强、有力量。

尤其是这一天,她更需要这股力量,因为老总今天从大陆回来,花了一个月,河北厂的抗争总算平息,这段时间,宏总和杜伯改为从北京的办公室处理公司大小事,整合了大陆市场複杂的人事,稳定大陆的营业额,重新整顿几间营运不善的工厂,开除区秘书张蓉,调动了几个职位,上个礼拜宏总直接从大陆回法国,杜伯也终于可以结束这场一再延长的差旅,昨天深夜抵达台湾,依照白雅惠对老闆的了解,他今天一大早就会进办公室,也一定会对她做出立即而明确的惩处。

早就在网路上重新开启自己的履历,她为自己安排了几场面试,好友的支持固然给她很大的鼓励,离婚以后,不再需要负担李一德的父母和妹妹,本来的经济压力骤然减轻,这才是支持她的最大力量。

他们委託仲介卖房子,都心三房两厅的房子,託高涨的地价的福,预估的价钱即使扣除仲介费、贷款和之前的装潢整修费,她和李一德对分后,还能得到两百万元利润,即将拥有两百万现金,这个数字给她很大信心,虽然厌倦以前用数字衡量的人生,但是人活着还是得正视现实的问题,唯有面对,才有希望。

站在老总办公室紧闭的门前,她对自己重覆这句话:唯有面对,才有希望。

她提早到公司,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到的人,但抵达办公室时发现老总已经先她一步抵达。她喝下浓度最强的咖啡,反覆检查辞呈上的措词,深吸了好几口气以后,才认为自己终于準备好。

她敲了门。

「进来。」里面传出杜伯威严的声音。

看到老闆的那一刻,她的喉咙紧缩,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

「杜伯先生,这是你的咖啡。」

本来埋首公文的杜伯,抬起头来看着她,隐藏在眼镜后的眼睛彷彿闪了一下。

她知道自己的改变很明显,今天身上穿的深V领纺纱膝上洋装更是衬托出她的修长美腿和流线线条的腰。既然能漂亮地应付离婚,那么她就能更漂亮地应付离职。

杜伯缓缓放下手中的笔,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想在其他人来上班之前,和你谈谈。」她将想了好几千次的台词急急地倒了出来。

「喔?」但杜伯却只是微微扬眉,发出这个音。

她深吸口气,将辞呈放到他面前。「河北工厂的损失,我愿意负责。」

他修长的手指拿起那张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的辞呈,里面包含许多对他的讚美和感谢,当然也有自己犯错造成公司损失的愧疚,最后一段承诺愿意尽一己之力负担损失。为了这封辞呈,她反覆斟酌修改了好几天,越写越觉得捨不得离开这间公司,和这个虽然严厉但处事公正分明的上司。

看完那封辞呈,他沉声问道:「妳想辞职?为什么?」

那不是很明显吗?她在心里回道,但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为了表示负责。」

「我已经开除张蓉,河北厂长也被调到小一点的厂降为副厂长,这件事情该负责的人都已经处置了。」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诧异地张开嘴,看着平铺直述过程的上司,他是认真的吗?

「你…不準备处罚我?」

「妳听到我的话了,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再看了眼她的辞呈,他接着说:「除非,妳有其他私人的理由,想要离开公司?」

「杜伯先生…」她说不出话来。

「好了,白小姐,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我们没时间浪费在这点小事上。」他一副急着打发她走的样子。

像是踩在云端般,她飘向办公室出口,手才触及门把,听到老闆叫住她,她的呼吸梗住,害怕地转回头。

但却看到一个她决料想不到的笑容。

「妳看起来很不一样。」Casarama亚洲区总经理,高高在上的杜伯先生,语气轻鬆地对她说。

她怔怔地瞪着这个让人猜不透的老闆。

「我听说妳离婚了。」他说,那是个陈述句而不是疑问。

她只能点头回应。

杜伯像雕像般的五官,线条稍微鬆懈了些。「我刚回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妳暂时还不能休息,过一阵子,妳假如想休个假,我会让黄经理帮妳安排。」黄经理是公司的人事经理。

看她愣愣的不说话,他重新低下头看公文。「好了,让我们回到工作上吧。」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脑中一片混乱。

老总开除了张蓉、把一个厂长降级,但是却不处罚她,甚至还建议帮她安排休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天爷终于给她好运,她,白雅惠,生不出小孩、老公有了情妇、结束八年的婚姻、十五年的感情、这一生连统一发票都没中过奖,这下真的好运降临了?

公司开始忙碌起来,经理们频繁地进出老总办公室,这本来应该是判决她死刑,难熬的一天,在例行公事和琐碎的信件和电话中,速度异常飞快地渡过。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