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宾馆是干什么的,成都弹吉他的大爷,王爷你是我们的了- 别人番外篇:酒家小姐

宾馆是干什么的,成都弹吉他的大爷,王爷你是我们的了- 别人番外篇:酒家小姐

-|分类:各朝历史|2018-01-26 21:51:24| 宾馆是干什么的 成都弹吉他的大爷 王爷你是我们的了

子曰:「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她年轻的时候,不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做过?

十七岁的时候,说好听是增加社会历练,寒主策再度安排她当眼线,要她在「大人们」谈生意时随时照应着──该灌酒时灌酒、该转移注意时卖弄美色、该被吃豆腐时安分的被吃……

虽然心里百般不愿,但至少没再叫她陪睡,她还忍得了。

「『影』,妳的表情收敛一点。」见她恨意暗藏、目露兇光,领头打点的岑峙冈经过时,面不改色地叮咛了句。

他们的客户很快就要到了。

闻言,殷颖刻意挤出个笑容道:

「我看起来应该已经够温柔了吧?」乍看之下,的确倒是挺美丽的。

他睨了她一眼,道:「聪明人还是看得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往下走去。

「啐!」自恋鬼。但还是把不甘愿的情绪往更深处埋去。

* * * * *

等大人们生意谈妥,正要离开,一名俨然半醉的客户相中殷颖,意欲带她出场,瞇着醉眸直朝她走来。

殷颖正準备开口拒绝──她猜想现在的自己应该拥有这个权利──想不到突然有个真正的酒家小姐自己贴了上去。

或许是看出她的不情愿,该客人也乐于拥抱愿意主动伺候他的女人,双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地离开。

殷颖鬆了一口气,而岑峙冈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从她身后冒了出来。

「我心里也在想,阿弥陀佛千万别带妳出场。」

「担心什么啊!」她故做不在乎。

「我可怕麻烦阿……」

他勾起一个好看的微笑,在她以为他即将说出什么肉麻的答案时,听见他接着道:

「我怕妳杀了他,我们要收尸可真的很麻烦耶!」

然后他又潇洒地走了,留下她在原地暗自诅咒他三千遍。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