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鸿门宴里这么一句简单的话, 里边蕴含了刘邦活命的原因

鸿门宴里这么一句简单的话, 里边蕴含了刘邦活命的原因

-|分类:历史趣闻|2017-08-07 20:11:48| 古代


每一位了解我国前史的人应当都了解《史记》在文学和前史方面的主要性,这本司马迁耗费了一生汗水所编写成的五十二万六千五百余字的传奇史书,是前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也是我国文化名副正本的瑰宝。


而细数《史记》中的精彩文章,《鸿门宴》一篇算是其中的俊彦了。在今日的世界上,已经有无数人,、无数种办法在演绎这段妇孺皆知的故事。


但这次笔者要说的,仅仅只是这篇《鸿门宴》中的一句话。


下面且看原文:


“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

不错,即是这么一句简略的话。

有人或许会觉得疑问:这句话没有啥疑问啊,不即是告知了一下谁都坐在哪吗?有啥好研究的?莫非还有啥不对的当地不成?

甭说,还真有不对的当地。

(图)鸿门宴。这次宴会在秦末农民战争及楚汉战争皆发生主要影响,被以为间接促成项羽败亡以及刘邦成功树立汉朝。

想想看,司马迁写的是史书,而史书最主要的特色之一即是简略明晰、字斟句酌。

平白无故写了这么一句告知坐次的疑问,放在文章里反而显得有些突兀。假如真的是没有用,司马迁是肯定不会糟蹋翰墨去写的。

假如还不信,那么再来看看《汉书》中是如何描绘“鸿门宴”这段故事的。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见羽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不自意先入关,能破秦,与将军复相见。今者有小人言,令将军与臣有隙。’羽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毋伤言之,否则,籍何故至此?’羽因留沛公饮。范增数目羽击沛公,羽不应。范增起,出谓项庄曰:‘君王为人不忍,汝入以剑舞,因击沛公,杀之。不者,汝属且为所虏。’庄入为寿。寿毕,曰:‘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因拔剑舞。项伯亦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樊哙闻事急,直入,怒甚。羽壮之,赐以酒。哙因谯让羽。有顷,沛公起如厕,招樊哙出,置车官属,独骑,樊哙、靳强、滕公、纪成步,从间道走军,使张良留谢羽。羽问:‘沛公安在?’曰:‘闻将军有意督过之,抽身去,间至军,故青鸟使献璧。’羽受之。又献玉斗范增。增怒,撞其斗,起曰:‘吾属今为沛公虏矣!’”

根本没有提坐次的工作,并且即是这么简简略单的几句话,居然就把这件事一笔带过了。

读过《史记》和《汉书》的读者应当都知道,班固在写《汉书》的时分,大篇幅地学习《史记》的原文,乃至许多篇目都和《史记》的一模一样,那么这一次,他怎么就不持续学习了呢?

正本,在这坐位上,还有玄机。

(图)《史记》,是我国前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年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前史。

咱们首先来看,鸿门宴是室内的活动,项王和项伯坐的方位是朝向东面。

朝向东面这个方位在我国古代一切室内活动的坐次上是最显贵的方位,通常是家里来了贵客设宴时,留给贵客的方位。

因而,在许多的古诗文里,都把显贵的客人称为是“西宾”,意思即是在室内活动中坐西面东的人。所以说,在这场鸿门宴中,项王和项伯坐的方位是最显贵的。

再看亚父范增,他坐在北面,面朝南面,在坐次上,归于第二显贵的方位,通常也即是身份位置仅次于朝向东面的人。

而刘邦所坐的方位是坐南朝北,在坐次上来说,就又低于范增所坐的方位,通常来说,是在宴会上臣子面临君王的当地。这是四个坐位中第三显贵的方位。

张良的作为是坐北朝西,并且,原文中用了“侍”这个字,很明显,这是四个坐位中最为低下的,也即是随从们的方位。

这即是司马迁所表达的意思,坐位之间是有尊卑的。

比方,在《史记•南越列传》里,就有这么的原文:

“王、王太后亦恐嘉等先事发,乃置酒,介汉使者权,谋诛嘉等。使者皆东乡,太后南乡,王北乡,相嘉、大臣皆西乡,侍坐饮。”

所谓的使者作为上国青鸟使,被组织在了最显贵的方位,而太后作为大王的妈妈,坐在第二显贵的方位,顺势而下,大王坐在朝向北面的第三显贵的方位,而相国和别的的大臣们就只能坐在最卑微的方位了。

这是我国古代的待客之道,这么的组织才应当是合理的。

(图)张良,秦末汉初出色的谋士、大臣,与韩信、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

咱们能够再反过来看刘邦和项羽。

也即是说,在这场“鸿门宴”中,最显贵的方位给了项羽和项伯,其次显贵的方位给了范增,而正本能够称得上是贵客的刘邦却坐在了第三显贵,也即是称臣的方位上。

这就很有意思了。

莫非说,项羽在组织坐位的时分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即即是项羽没有考虑到,那项伯呢?范增呢?莫非说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将军也不知道坐次上的凹凸贵贱吗?而刘邦,明知道自个所坐的方位不符合自个的身份,为啥自轻自贱呢?张良呢,看见自个的主子坐在了不归于他的方位上,为啥不加以阻止?

正本细细研究起来,也是有因素的。

我以为,这是由于其时“鸿门宴”的时分,项羽的实力还远远在刘邦之上,他自居尊位,不太瞧得起刘邦,也许是想用这种办法侮辱一下刘邦,就把最显贵的方位留给自个了。

而举行这么一场宴会意图也是很明显的,即是杀掉刘邦。刘邦则想得更为久远,他不敢不来,所以带着张良和樊哙来到狼虫虎穴犯险,最为忧虑的当然是自个的性命。

比起这么体现身份位置的小工作,当然是保命要紧。一旦他坐在了那个坐南朝北的方位上,在必定程度上也就表明他对项羽称臣了,这么或许能够停息项羽想要杀掉他的心思。

所以,这么的坐位组织,关于刘邦应当是有利的。张良了解自个主子的心事,也就任其发展了。

(图)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公元前256年冬月二十四—前195年四月二十五),沛丰邑中阳里人,汉朝开国皇帝,汉民族和汉文化的巨大开拓者之一、我国前史上出色的政治家、杰出的战略家和指挥家。对汉族的发展、以及我国的一致有突出贡献。

那么,这么的一种对刘邦有利的坐次办法是由谁来组织的呢?

我附和前史学家余英时老先生的观点,他在《说鸿门宴的坐次》里提过,他以为这么的坐次联系是由项伯来组织的。

从《鸿门宴》的整篇文章来看,能够明显感觉到项伯关于刘邦的偏护。他是张良的兄弟,鸿门宴之前特别跑到张良那里给刘邦报信。在项庄舞剑的时分,也是他,用自个护住了刘邦,才让刘邦免于死在项庄剑下。

这么看来,项伯很有也许成心组织了这么的坐位,让刘邦坐在一个称臣的方位上,实际上,在必定程度上是保护了刘邦。

真是有意思的文字。

相同,也就能够了解,为啥司马迁要这么具体地描绘了“鸿门宴”的坐次疑问,这当然不是一时鼓起的废话,而是通过精心的规划的。这儿面的玄机很深。

别的,为啥班固在写《汉书》的时分没有写到这个坐次的疑问,而是将这一有些一笔带过了呢?我以为,这和班固的身份位置有关。

(图)项羽(公元前232年―公元前202年),他是我国军事思想“兵局势”代表人物的军事家,也是以个人武力拔尖而闻名的武将。

班固生于东汉的儒学世家,家里身居高位的人不少,而或许是在父祖们的熏陶下,让他关于皇上和国家有与生俱来的敬重。

“鸿门宴”之事说到底关于刘邦来说是个不光彩的工作,而刘邦又是汉朝的汉高祖,东汉皇帝的祖上,所以班固在描绘这一段关于刘邦来说并不光彩的工作时成心略写,保全了刘邦的面子。

由于在他的认识里,保护了刘邦即是保护了汉朝,保护了自个的国家









古代 古代小说 古代言情相关词条解释


刘邦:;
鸿门宴:;
方位: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