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怪 > 我朋友的对象给我讲述她们村子的一个灵异故事

我朋友的对象给我讲述她们村子的一个灵异故事

-|分类:灵异鬼怪|2017-08-06 21:56:28| 灵异


澡堂的玻璃窗:我的老家在安徽北部的一个农村,在80年代的时候,农村的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所以人们还是比较迷信的。那时候生活水平也不高,很多人只能选择务农。可是后来我们村子的经济有了转机,因为那时候全国搞建设需要大量水泥,而我们村出了一位能人书记,带领搞水泥生产,短短的几年内我们村就发展到了拥有6家水泥厂和2家煤矿的资产过四千万,人口却只有不足3000人的富裕村庄。但就是水泥厂给不少家庭带来了事故的伤害,建设事故,石料开采事故甚至水泥生产设备操作不当事故频频发生。接下来我讲的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水泥二厂的一件怪事。水泥二厂傍山而建的,是为了便于石料的开采,而那个山上恰好是我们村埋死人的坟岗,这也就让村民为二厂的事故频发找到了看似合理的理由。在二厂的东南角有一个澡堂,是用水泥和红砖砌成的,很简陋,没有白瓷砖,更没有淋浴,只有一个水泥池子和一扇很小的天窗,所以里面很闷,也很昏暗。就是这个澡堂里面已经死了4个工人,并且奇怪的是这4人全是被淹死的。我在听曾在澡堂烧锅炉的老师傅讲到这的时候不尽诧异,淹死在澡堂里是不是太可笑了,如果一个是偶然那四个还会是偶然吗?并且全是年轻力壮的工人。老师傅说这四个人死的并不让他奇怪,这个澡堂刚建好,他就被村里安排到澡堂来烧锅炉,因为年老了,也没有经济来源,也没有孝顺子女,所以老头觉得快入土的人了,有个活干就不错了,也就爽快的接受了。在澡堂刚开始的几天里也没有发生什么过大的动静,每天晚上工人下班前都要来洗一次澡,中间还有附近的村民到厂里来洗澡,老头觉得这活还行,就是往炉子里添添煤,加加火,不累,还能和许多人唠闲话。可是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那天晚上厂里下班早,工人洗完了澡都走了,快11点的时候,生产区还在忙碌的加夜班生产,但是他属于的后勤区就已经黑灯瞎火,只有远处办公楼里几个值班房间还亮着灯。老头像往常一样到澡堂里放水,刷澡池。老头刚想进去,听见里面还有洗澡的声音,就纳闷,这么晚了怎么还有洗澡的,不是都下班了吗?老头就往里喊,洗好了没,洗快点,我等着放水就睡觉了。里面没有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水声,像在往身上撩水的声音。老头生气了,就快步走进去想当面催洗澡那人,可这不看到好,一看把老头吓个半死,水池里面泡着一个死人,眼睛睁着,脸已经被水泡的变了形,两只手蜷着,两只脚也缩在一起,老头吓的哇的一声跑出来了,径直跑到值班室那里喊人去了,一下子值班的一些人都被叫来了,大家慌着先是把这个淹死的人弄出来,接着联系了家属,家属来到这里又哭又闹的,说是什么被人谋杀的,接着老头被叫走问话了,问最后出来的是谁,老头左思右想也想不起来,大家都是三四个人一起进一起出的,这个人什么时候进去的都不知道,老头想说是因为听到里面还有洗澡的声音才进去的,可是刚想了想还是没说,因为老头进去时,那人已经淹死了不是一会半会了,说出来谁信,反倒会怀疑他是谋杀者。厂里给家属一些钱,这件事就瞒下来了,厂里觉得影响不好,对死者家属来说淹死在澡堂里也有些讲不出去,就把这事瞒下来,就说是病死然后把死者草草的拉到殡仪馆火化了。老头因为这件事,好几天没来上班,因为他明明听到里面洗澡的声音了,真真切切的,可是那时候那个人已经淹死了。老头还记得进去的时候,那个泡在水里的死人看他的那双眼睛。

不过,事情总是要过去的,几天后,老头找厂长谈了话,意思是能不能换一个看门的工作,厂长说老邢啊,看门的工作都满了,你也知道队里给你安排这样一个工作不容易,你老可要珍惜啊。老头说,能不能多找一个,一起工作,上次那事吓的我不轻。厂长笑一笑说,老邢啊,烧锅炉一个人足够了,找两个人来不是增加开支吗,我看你就先凑合凑合吧,那事情就是一个意外,没啥好怕的,你老都年纪这么大了,还怕个啥。老邢看没结果,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后来的几天挺平静的,工人们似乎也都听说了淹死人的事,所以洗澡的人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来洗澡的,也是几个大汗一起来洗,而且不会洗太长的时间,天黑了以后就更不会有人来洗了。这下子老邢的工作虽然轻松了,可是心里越发不踏实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这天老邢在工人们洗完澡后拿着扫帚和盆子去刷澡池,澡池里挺安静的,从上次淹死人之后,老邢很少看澡池了,每次刷澡池都是慌里慌张的,他说他当时总是害怕突然有个声音,或者有个人出现在他跟前。声音和人倒是没出现,澡池也刷好了,老邢就上来扫澡堂的地,清理垃圾。面对澡池的是一扇玻璃门,不是现在的钢化玻璃,是那种最简易的玻璃,仿佛一碰就碎的那种。玻璃门那面是更衣区,工厂的澡堂一般都是这样,进门就是更衣区,然后再进去才是洗澡区。那晚的事就发生在这扇玻璃门上。由于玻璃门正对着澡池,所以老邢在弯腰扫地的时候,头是对着那扇玻璃门的。就在老邢扫着扫着他感觉更衣区有个人在那坐着看他,正对着门,他以为是晚下班的工人想来洗澡呢,就想直起身告诉他已经没有水了。毛骨悚然的事情来了,的确是有个人在看他,但那个人不是在外面的更衣区坐着,而是在他背后的池沿上坐着,从玻璃门里可以看到反射的人形,那“人”光着身子,一直脚踩在池沿上,并用两只手抱着,另一只脚踩在地上,正在老邢的身后看着他。老邢说那人脸上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他也没有眼花,确实是一个人影映在面前的玻璃门上,当时老邢的脊背有股冰凉的意思直充后脑,头发感觉都要竖起来了。老邢当时什么都没多想,撂下扫帚推门就跑

这一下老邢算是一蹶不振了,发了好几天的高烧,头发也掉了好多。但是厂长来调查事情的时候,还是塞给了老邢一点钱,算是小补偿,并叮嘱老邢别声张出去,毕竟容易让厂里的工人情绪上受影响。老邢没有对许多人讲起这些事,病好以后,队里安排老邢做了二厂的传达室传达员。老邢对我说那时候心里的那块病算是好了,可是,澡池里的死人和玻璃门上的人影已经成为他一辈子的梦魇,忘不了了。可是澡堂没有因此关掉,事故不会因为老邢的离开就停止了,因为老邢只是一个经历的人,不是一个电影的主角。









灵异 灵异小说 灵异吧相关词条解释


澡堂:;
老头:;
玻璃门:
       
  • 复制本页网址